全国首例DNA跨国认亲!失散13年后,她以美国学霸身份归来…

文章转自:留通社(ID: LiutongNews )


2005年5月20日,女儿走丢了。

从此,生活中的一切都变成了副业,对这位父亲来说,找到女儿,才是生活继续下去唯一的意义。

01.

“你就是我的父亲。”

在手机上打出这几个字后,中凤敏趴在课桌上旁若无人的大哭起来,

看着手机里那一个接一个焦急又迫切的询问,字字句句都戳在心尖上…

“靓女,有些事我想问你。”(“靓女”广东话里指年轻女性


“你的头上是否有两个旋儿?”


“鼻尖上是否有颗小痣?”


“你记不记得小时候曾经在家门口的戏台上摔伤胳膊脱臼?”

而手机屏幕那头,正是苦寻了女儿十三年的父亲,梁华。


02.

时间倒回到2005年,那时的梁华正在他在顺德一带打工,他的弟弟当时在格兰仕工厂打工,租住在中山东凤镇的一间出租屋内。

5月,学校放假了,于是梁华便把女儿从家中接到顺德,但由于员工宿舍条件不允许,他只好又把女儿送到了弟弟的住处。

“记得那天天气本来好好的,后来突然就下起了大雨…”梁华回忆道,中午12点刚过,他接到弟弟打来电话,询问女儿是是不是到厂里去了。梁华瞬间心头一紧,她难道不该是在出租屋吗?

就这样,女儿不见了。

赶到弟弟住处的梁华从邻居那里得知,有个小孩从出租屋向外走去,然后就不知道去哪里了……

从那一刻起,梁华的世界彻底崩塌了。


03.


走丢后的中凤敏,被好心人送到派出所,之后又转送到中山市福利院。于是那里,就变成了5岁的她记忆里的第二个家,而关于遥远的第一个家,她的记忆却很模糊,她不记得爸爸妈妈的名字,也说不出自己的名字,就连“中凤敏”,还是福利院为她取的。

2012年,中凤敏被一对美国夫妇收养了,她又有了一个全新的美国名字——凯莉·凤敏·鲍韦尔(KyleeFengmin Bowers)。

因为语言不通,初到美国的凤敏在学习生活上也遇到很多阻碍。幸运的是,她的美国爸妈对她很好,在他们的鼓励和帮助下,小凤敏一点一点努力进步着,与此同时,她也在数学和绘画方面展现了过人的天赋。

凤敏的油画作品

在美国的生活慢慢步入正轨,但另外一个心结也在凤敏心中越长越大:

她很清楚地记得,自己是走丢的。不知道自己的父母现在在哪里?这些年他们都经历了什么?如今的他们,又过得怎么样?

直到来到新家半年之后,凤敏的美国父母才终于了解了孩子的身世,在此之前,他们一直以为她是被抛弃的…

得知真相后的夫妇鼓励凤敏迈出寻亲的第一步,他们给她出主意要和中国的小伙伴以及当年收养她的福利院建立联系,也表示自己会全力帮助她找到亲生父母。他们知道,这是凤敏一直以来的心愿,早在她英文还不是很顺的时候,就曾指着自己的脚说道:

“坏脚,坏坏脚,坏蛋脚!就是它把我送家里带走的!”

04.

2018年2月,凤敏在宝贝回家网上登出了自己的寻亲记,4月,她又向《中山日报》求助,希望借助媒体的力量,找到自己的家人。


很快,她的故事就被媒体报道了出来,


尽管心里一直抱着等待奇迹的期望,但中凤敏并没有想到,短短半个月时间,长达十三年的离散,就出现了转折。

美国时间2018年5月3日上午10点,凤敏的微信上跳出了一条来自中国湛江的好友申请,


接下来,正在教室里上课的她,便与父亲发生了文章开头时的对话……

5月9日,佛山顺德警方对梁华夫妇的DNA样本进行了检验,通过技术比对,他们确认了“中凤敏”,就是梁华十三年来一直在寻找的女儿——“梁晶浪”。

05.

回想起自己找寻女儿的经历,梁华感叹:“找到了,一切就都是值得的!”

女儿走丢后的第一个星期,为了寻找她,梁华4,5天都没吃上一口饭,最终晕倒在宿舍的楼梯间里。

过去的几年里,他几乎每年都不断地换工作,为的就是熟悉每一个街区,好找到走丢的女儿:“上半年在南头镇,下半年又去到古镇。如果有一条巷子我不记得,我就不陪做这个父亲!”

而与女儿取得联系当晚,父女二人以视频形式进行了一次对话,凤敏边哭边愧疚地对父亲说:“对不起,我很崩溃,记不得你的样子了。”

而泣不成声的梁华则告诉女儿:“你还有三个弟弟妹妹,你的名字叫梁晶浪。”


走失十三年,梁华仍在家中保留着属于女儿的地方,他坚信,有一天她会回来。



06.

2018年7月1日上午11点,广州白云机场,梁华手捧鲜花,等待着女儿走出来。

这样的等待,他已经等了十三年,这最后的一个小时,是那样安心,又是那样不安。

安心的是,这一次,他确定她会出现;不安的是,不知将要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大姑娘和自己记忆里那个5岁的小女孩相比,会是什么样子的…

凤敏走出通道,看到父亲的那一刻,他们相拥而泣,


“爸,我回来了。”

这一刻,过往所有的心碎,苦寻,等待,紧张都不再重要,

你回来了,就好。

07.



据悉,凤敏学习成绩一直不错,现在她已被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于平面设计专业录取,

未来,她打算继续打工赚学费,一边在美国读书,一边常回家看看中国的父母。

她虽然换过很多次名字,中凤敏,凯莉·凤敏·鲍韦尔,梁晶浪,但所幸每个名字里都饱含着爱;


她也辗转过很多地方,福利院,美国,湛江,但还好每个地方都有她爱和爱她的人。

作为全国首例跨国DNA认亲案例,虽然父女团聚的故事让我们看到了奇迹,而让所有人被他们感动,为他们高兴。

但最后在这里我们还是衷心地希望,像这样亲子失散的事件少一点,相聚和团圆多一点。

每个孩子都是父母眼里心里最珍贵的宝,哪怕有一些不小心走得远了,也希望你们永远都能记得回家的路。


您感兴趣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