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儿童节,都想重新做人

今天是六一儿童节,我坚信这是所有自称宝宝的人的节日。


既然能自称宝宝,便不要只停留在嘴上,不妨诚意正心地做个“硬核宝宝”,行走在满是所谓大人的世界里。

也许会磕会碰、会伤会痛,但也才能有底气指着自己的每一道伤痕与皱纹说“那是岁月在我身上留下的勋章”。


这些日子我见了些人,聊了些事,都是些行走在尘世里的“硬核宝宝”,我精选了其中三个分享给大家,算作儿童节的礼物。


别只记住了手的疼

却忘记了蛋糕有多好吃

第一个故事:像宝宝一样,喜欢的就去拿,别因为畏惧便缩回双手。

S 先生可能算得上我参加工作后的第一个人生导师。那时我们都刚工作不久,涉世未深。

工作在国企,朝九晚五规律得很,只是下班了不知道要去哪里,我们就经常一起趴在公司附近的天桥上看下面车辆川流不息地过,觉得那可能就是人生。


有天他突然问我:“老黄,你觉得咱现在缺啥?”

我被问懵了,回答了些诸如梦想成就国家兴亡之类虚无缥缈的东西。

他跟看外星人一样盯着我看了几秒以后大笑,说:


“你这都说的是什么?咱就缺钱!


等有钱了买辆好点的车,大山大河的咱兄弟开出去闯。喝酒,骑马,射箭,想吃点啥吃点啥,想怎么闹怎么闹,那多开心。”

谈话后不久我被派去了非洲,他留在国内继续工作,再见到他已是好多年之后的事情。

我们约喝酒,在一家不大却很精致的居酒屋,一向话痨的我难得一整顿饭没说两句话——因为他讲的实在太有意思了。

他告诉我他的车已经开了大半个中国。


他跟我讲他怎么靠手摇电话半路跟着车队穿越无人区,他跟我讲他怎么在胡杨林里迷路又怎么出来。


他跟我讲怎么一边啃着枸杞一起喝着奶茶高歌前行,他跟我讲吃过的各种野味,跟我讲遇到过的各种奇人。


跟我讲好多当年我觉得他只是说说而已的事情。

而这一切都是他在正常工作之外完成的,他的主业依旧做得很好,有车有房,各种副业也都蒸蒸日上。


那顿饭后我不知为何想起小时的一件小事。

幼儿园放学回去看见家里的桌上摆了块蛋糕,伸手想去拿却被母亲一掌拍掉:“那是要招待客人的。”

我再也没敢那样伸出过手,因为我只记住了手的疼,却忘记了那块蛋糕有多好吃。

那一刻我可能算长大了,却也被充满童真的世界抛弃。童年的世界里只有喜欢和不喜欢,情感炽热而纯粹,要和不要都是有关于这件东西好不好,没有太多对尚未发生的后果的恐惧。

就像我问 S 先生:“你不觉得危险吗?”

S 先生说:“当然怕,可这那些地方都是我想去的地方啊。”

懦弱和强大

都是真实的自己

第二个故事:像宝宝一样,伤心就哭,开心就笑,不把自己关在思绪的牢笼里。

N 小姐是旧识,大约是我见过的最把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的人。

我被她逗到过前仰后合,也跟她吵到过谁都不说话,惆怅的时候我们一起抽烟喝酒数落不靠谱的老板,开心的时候我们一起偷偷打开游戏坑个昏天黑地。

如果说女人的心情像天气,那 N 小姐的世界里估计养不活任何一种植物,毕竟又要旱又要涝又要暴晒又要阴凉的植物我是真没见过。


可如果你是在她身边的人,那你便会觉得自己随时都在更接近真实的自己。


她见我最常说的一句话是:“哎你今天又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我最常回答的是:“没啊,我没怎么啊。”

她接下来就会说:“那来我给你看个好东西。我跟你说这个东西老好了……”

然后她就会一直说啊说,直到我要么笑出来,要么告诉她我为什么笑不出来。

而这样简单的往复过后我会觉得……轻松许多。

我大部分时间是个比较面瘫的人,很长的时间里都在学如何做一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毕竟很多事要处理很多人要见,知道要在该笑的时候笑、在该哭的时候哭,久了便会记不清上次为自己哭或笑是什么时候的事。

人其实消化不了自己的情绪。


那些波动一直都存在,藏得好只是让人不那么容易察觉,那些欠下的东西积累到了某个时间点终会爆发,没来由地让人在晴空万里时落泪,在月沉星暗时辗转难眠。

我不止一次问过 N 小姐:“你怎么做到活得这么飒的?”

她看着我嘿笑,说:“哎呀我没你脑子那么复杂啦,我就是个简单的人。”


是啊,简单,就像还是孩子时那样,哭笑都和懦不懦弱、强不强大没有关系,只是将真实的自己展现给自己。

简单也许脆弱,可选择简单,却是那样的强大,不在意他人的眼神,才走得出牢笼做真实的自己。

我们只被教会了做时间的敌人

却没被教会做时间的朋友

第三个故事:像宝宝一样,每一天都像是崭新的,没有过往的伤痛牵扯你爱这个世界。


最后这个故事是有关我自己的。去年原生家庭的课程结束之后持续有各种同学私下找我聊天,大体都跟不幸的家庭和成长环境有关。


父母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难的职业,又没有相应的机制能让每对父母都持证上岗。


很多时候短短的一句话、一个眼神、几次无视就能影响孩子整整一生而父母却不自知。


而且这些影响绝大部分都是负面的,就像一道深深的伤痕藏在心底,表面上长得很好,可只要一碰就心如刀割。

我有些记不清到底有多少个人与我的聊天是这样开始的:“不知怎么跟你讲,我的家庭看起来很好,父母自觉对我也很不错,可其实我一点也不快乐……”

我一直尝试给出最标准化的建议:要建立自己的物理边界,要建立自己的精神边界,才能真正完成从原生家庭中的独立,做一个属于自己的人。


这样的建议是教科书般的,并没有错,可我总觉得这里缺了点什么。


因为这些都是有关未来的,无论想做到哪一条都需要足够时间的支持,可这些同学展现给我的都是实实在在即时存在的痛苦。


他们没有办法面对每一天正常的生活,甚至屡屡想到要离开这个充满困扰的世界。


对于这样的人,又去哪里找时间?

“你最大的问题是无法忍受时间。”最近有人认真地对我说了这么一句话,突然解开了许多困扰我多年的谜思。

我们很多人只被教会了做时间的敌人,却没被教会做时间的朋友。


人的思维链接过去与未来,每一次对过去的链接都可能让我们再受一次已受的伤,但也能让我再体会一次被爱的幸福。


而每一次对未来的展望也都既可能让我们再忍受一次对失败的焦虑,也可以让我们多满怀一次对胜利的喜悦。

社会和时代在教我们每天都在被同龄人抛弃,而那些抛弃我们的同龄人们就不会被他人抛弃了吗?

不同维度、不同方向、不同领域,我们彼此都在相互抛弃,生时有多注定相似,死时就有多注定不同。


人生注定只有这么些时间,我们体验不了所有的事情。所以我们每一天可以叠加在过往的幸福中,也可以沉沦在无尽的深渊里,当然更可以每天都是崭新的,都是充满希望的,也都是只保留在这一天的。


那这样,我们也便可以最全身心地像宝宝一样去享受每一天的人生。

所以今天就是今天,现在就是现在,有晨曦就值得载歌载舞,有风雨就更该旋转跳跃,治愈也许需要时间,改变也许需要机会,可去爱这个世界却什么也不需要,只要在起床时去相信就可以。

今天是儿童节呀,祝诸宝宝节日快乐。

六一,你们今天准备怎么过节呀

本文由LinkedIn原创,作者黄河清。创业在线教师一枚,曾供职国企、外企、民企,做过作家、演员、国别代表。个人微信公众号“黄河清不清”(id: StayLonelyStayProud)。

本文图片来自原作者和影视截图、Pixabay.com。为非商业用途使用,如因版权等有疑问,请于本文刊发30日内联系LinkedIn。

LinkedIn欢迎各类广告品牌合作,发邮件至wechateam@linkedin.com获取更多信息。

©2018 领英保留所有权

您感兴趣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