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企业(金融类、工程类)是否有意提拔亚裔女性而压制亚裔男性?

本文选自知乎,经作者授权转载

北美工程师求职顾问诚心推荐

土木女神 Wendy 说:

美国主流社会的企业有意提拔亚裔女性?并没有。跟亚裔调侃过自己行业的现状,本行业director以上的职位都是白人男性一米八。之前我也混过一家大公司,坐标深红州。在最有能力的同事离职后,够资格接替的只有我跟另外一个白男,当然,想都不用想,提拔的是他,即使他沉默寡言,天天玩手机,快十一点才来上班。一个智商不够的中层还跟我说因为提拔完,那个白男就能看到我的工资了,所以要把他的工资涨得比我高。当然,这事儿发生的时候我已经拿到别州的offer了。

在面临职场歧视这事儿上,咱国男国女还不联合起来,不多多内推多多帮忙,还要掰扯一下对方占的便宜多?或者来凸显一下自己的不容易?come on…我这么挫的行业都成功内推过好几个国男了,有哪位仁兄也帮忙内推一下国人大姐呗?会写android 会刷 leetcode 的那种。

这里只是没有专门写男性受打压的例子,就被人喷了见识短,受优待而不自知。当然喷子不了解我的情况,我也是活到今天才知道我找这个工作是占便宜了。

普通国男的确在美国的机会远比不上国内,能力没有得到足够的认可,华二代男性,尤其是亚裔稀少的深红州长大的华二代男性,的确有甚于女性的成长困境,这都是事实。但是争取的方向不要变成污名化国女的努力,酸同族女性啊。。。

金融男神 FlossDeGloss 说:

说说美国金融行业的情况,同样是无官方非官方统计数据,只有个人所见和感受。

不管是bamboo ceiling还是职业性别障碍,以前跟同事朋友都没少谈论过。亚裔女性,既占了种族,又占了性别,老实说这些年在美式zzzq的影响下,对种族歧视和性别歧视的过度敏感导致亚裔女性进入花街金融圈相对之下反而是变相容易。这种影响很容易从金融低级别员工的构成看出来,可以毫不夸张得说,ANL/ASO这两级别,有非常多的亚裔,至少对banking来说我个人感觉一个BB的ANL class里亚裔能占到30%甚至更多,而这30%里女性能占大半。考虑到亚裔在美国整个社会所占的比例,30%及30%的大半绝不是一个小数量,不管是不是刻板印象,这其实和亚裔精英群体的关键词是分不开的,聪明、勤奋、名校、高GPA、高抗压性……刚好这都是banking所喜欢的新人特点。

至于为什么花街亚裔女性那么多,除了zzzq的因素外,说句招掐的话,我个人一向是认为北美金融圈亚裔女性总体来说是要优于亚裔男性的。当然你可以说这是因为亚裔女性尤其是移民N代更twinkie更热衷于从内到外通通向西方文化靠拢。但我有位希腊裔同事的观点挺有几分道理,大体意思是:花街是个讲究丛林法则的地方,适者生存不适者滚蛋,反正外面大把的精英愿意进来,而金融尤其是咱banking说到底是个relationship-based的行业,所有种种都归结于最后你能不能给公司给客户赚到钱。大家都有自己的文化和人际风格,你们中国人有,我们希腊人也有,这原本是没任何问题的,只是你想进来,就得按着花街的行事风格和游戏规则来,妄想一夕之间规则改变是不可能的,这里毕竟是个一切向钱看齐的地方,而不是诉求文化平等的战场。就像当初占领华尔街运动一样,那群傻X跑去堵布鲁克林大桥游行都比跑来花街抗议来得有效果。

然而,能让白人男性都感叹街上亚裔女性真是多的低级别人数比例,也无法改变随着级别提升,亚裔女性数量直线下降的事实。确切得说,不管男女,亚裔数量在晋升中都是明显下降的,这也就是所谓的bamboo ceiling,我个人感觉VP以上的亚裔能占到5%就不错了。而在这种bamboo ceiling下,亚裔女性还面临着对所有女性都会存在的职场性别压力,当然就导致了人数变得更少。(这里的亚裔我主要指的是东亚地区,不包括中东和印度裔。这算是很多人默认的一种表达,和地理无关,一般说的Asian主要就是指East-Asian,印度就是直接Indians,阿拉伯地区就是中东人,当然犹太就是犹太。)

有时候我真觉得有些人还真是被西方普世价值观给忽悠瘸了,真当美国各族裔机会平等男女机会平等没有系统性歧视啊?不过是zzzq下大家都你好我好大家好,尤其是金融这种精英扎堆的行业,道貌岸然那是基本功,对于扣种族歧视和性别歧视那可是相当敏感,公司敏感,员工也敏感。说起来男性同行们对于性别歧视那是比女性还要敏感,有时候一起出去吃个饭他们都能纠结半天到底要不要给女同伴拉椅子,生怕自己被怼看不起女性。

可事实呢?事实是,花街就是个越往上白人越主导、男性越主导的地方。老实说,花街至始至终都没掩饰过这是个“女人请走开”的地方,不管各大公司如何强调自家男女平等。亚裔女性因为zzzq不会面临太多进入壁垒并不代表亚裔女性也会因为zzzq得到更好的升迁,更不代表因为zzzq比男性升迁更快。街上各大行都被女员工起诉过性别歧视,原因除了男性同事的不尊重,更多的还有越高层越同工不同酬以及女性比男性升职机会少等等。说到底,全球各地女性都面临着职场性别导致的不平等,区别不过是在于不平等幅度的大小而已。

至于bamboo ceiling,系统性原因就不提了,说来说去无外乎互掐都是什么文化差异、群体刻板印象之类的原因。这里提两个其他观点。

1)It’s not a racial issue, but a wealth/capital issue. ———此观点来自一个HK三代。

西方的话语权掌握在哪里?资本手里。而在西方世界掌握着资本财富的人,那些rich families/endowments/foundations etc.,毫无疑问绝大部分都是白人。花街是个什么地方?钱玩钱的地方。所以啊,大banker大par一个个都是白人,有什么不正常的吗?

至于为什么曾经只有白人的花街越来越多其他族裔进入,很简单,因为全球化导致了世界财富不再只汇聚在欧美,亚洲、拉美这些财富新贵的崛起使得西方那些追求全球财富的资本愿意在全球范围内去雇佣员工,因为他们需要跟这些市场有联系的人,不管是针对业务的展开还是单纯为了塑造一个“我爱亚非拉”的形象而已。

2)It’s not a cultural issue, but a generational issue. ———此观点来自一个英裔MD。

现在的年轻人还是经历的少,要知道在2000s以前,街上是很少亚裔的。时间前移到九十年代中期,BB每年招聘的亚裔一只手都数得过来,100个人里能有10个就不错了。继续往前推到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那基本上就是白人男性的世界。而最近十年,街上亚裔的变化可以说是翻天覆地的,数量直线上升。考虑到一个人从分析员奋斗成MD需要十多年的时间,更不要说更高层了,就不难解释为什么花街高层很少亚裔了。因为对亚裔来说,大量进入花街的这批人还没有进入到更高层的舞台,现在只是个开始,再过十年二十年,情况大概就不同了。

对我来说这其实是个听起来很有道理但细思呵呵的理由,因为这解释不了为什么只占美国人口1%的印度裔在花街的晋升毫无任何天花板问题。我闭着眼都能数出一堆印度裔花街CEO,前citi老大Vikram Pundit,前DB老大Anashu Jain,现万事达老大Ajay Banga,现S&P老大Deven Sharma,现Berkshire再保险业务的老大Ajit Jain……哦,当然不要忘了还有哈佛商学院的dean。

或许有人会用印度裔更融入美国主流文化/英语更流利/更团结/更会交际等等之类的原因来解释?你看,又车轱辘绕到了群体刻板印象上,虽然这个理由并不是毫无道理。

废话那么多除了因为我个人并不觉得美国企业有意提拔亚裔女性外,更多得是因为我个人实在无法赞同把女性看作“资源”这种赤裸裸的物化行为。把亚裔男性和女性割裂开是一种愚蠢至极的行为,事实上美国职场上的亚裔女性在bamboo ceiling和性别压力双重大山之下,在晋升之路上只比亚裔男同胞们更加艰难。常规公司的晋升就不提了,就说我的一位ABC女性朋友,辞了思科的工作创业,去年还跟我讲,太难了,VC一见领头人是个华裔女性,计划书都不看就只会打哈哈。

大家都在一条船上,唇亡齿寒啊。

您感兴趣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