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北上广回到家乡,年轻一代的野心终于开始逆流

就在快动身回北京时,好友童童发来信息:“回老家了,北京呆不下去了。”


他母亲查出肺癌,胸腔积液止不住,几乎丢了性命,为了母亲决定回城。

北上广留还是逃,早已是老生常谈的话题。


但我其实觉得,“奔赴、停留还是回乡”已经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们曾纠结过犹豫过丧过,那背后是我们在努力地活。

本文由LinkedIn原创,作者小女贼,假正经的文青,半吊子写手,生命不止,折腾不止的假想流浪追求者。微信公众号小女贼的胡言乱语(id:xnz-912)。




蹲族说

“北上广和想象中的不一样”

童童说:


其实早就想回去了,这算是一个契机吧。北京嘛,城市而已,有好的机会就去,不要抱太多幻想。

他转给我一篇文章《蹲族:在北上广无所事事的年轻人》,里面描述,一群年轻人高学历、无业,既不热血也不奋斗,在一线城市租房混日子。

有工作不满意滋生当作家想法的,结果闲下来就只想玩游戏和看动漫;有加班熬夜生了老年病,一气之下离职怀疑人生的;也有拿着父母给的补贴,整日睡觉不想工作的;

什么都不想做,就是他们的日常,自己的状态也很自知,并表示:“我现在不需要人把我拉起来,我只想找个人陪我躺在泥潭里。”

这样的人也不是突然出现,最早在英国,就有这样的存在,被称为尼特族(“neet”,即Not currently engaged in Employment, Education or Training),专指那些不升学、不就业、不进修或参加就业辅导,终日无所事事的族群。


有人说,谁还没有过这样的阶段,但大城市的快节奏,奋斗也看不到希望才会延长和加剧这种消极状态吧。

毕竟他们不是休息闲散一二个月,而是一二年。

在你想象中的北京又是怎样的存在呢?澎湃,向上,朝阳,热血,机会,追梦?


其实还有很多你没有发现的角落,那里已经不是梦想青年的专属地,有可能是低欲望年轻人的残喘处。

北上广的光环泡沫

“每天纠结一遍要不要逃离”

那么,蹲族最开始又是因为什么想去北京的呢?

它很包容,包容到觉得自己不正常的人都显得无比正常。


北京是全国少有的、一个你对别人谈梦想别人不会骂你傻逼的地方。充满了无限可能。

想去的理由太多,真正去的人也很多,区别于短暂求学深造的他们,我们一直在关注的是那群以定居为目的,带着梦想奔赴的北漂,为了实现别人眼中的不可能。

去前他们就会很挣扎,带着不成功便成仁的使命,多数和家人争执,渴求不被理解的东西做出成绩,最后得以证明。

北漂啊,很苦,知乎上有条四万一千赞的评论,描述的就是在北京单身年轻人的生活状态。

实习工资3K,房租1700元,算上厕所十平米,家人来电问,住的怎么样?宽敞吗?朝向呢?其实压根没窗。

听说奋斗中,忙碌的人是看不到苦的,更会在苦中体会到自己的快乐。


但迟早他们会发现无法改变的现实问题:户籍、房产、婚姻。

当想象和现实冲突日益加剧,同时“大城市病”诸如交通拥堵、空气污染、竞争残酷每天冲击着你时,产生逃离的想法只是时间问题。


尤其是最头疼的租房换房,生活成本不断攀升,每天纠结一遍走不走是很多打拼青年的现状。

回不去的家乡

“让你想逃回北上广”

从萌生逃离的想法,到真正的离开,却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为什么年轻人在北上广过的异常艰苦,依然远离亲人,义无反顾地坚持?

好友吐槽“为何远离亲人却义无反顾?因为我们的目的就是远离亲人啊”。

作家荞麦曾说:“现代文明就是要离开原生家庭获得独立。”

那么逃离家乡是舍弃和代价吗?


有时候,可能是美好生活的必然组成部分。

就像很多年轻人完全没有回家的渴望一样。


说是既没有足够的实力去颠覆家里的那片世界,也不愿意忍受那个世界。所以义无反顾地离开。


那去哪?

既然去哪里都一样,当然要去就去风潮浪尖上。

自此,年轻人都离乡了,为了梦,也是为了远离家乡。


在外受阻是难免的,但过一次春节,想必回乡的念头又消失了吧,不然也不会存在大量蹲族了。

当然也有最后决定返乡的,多是因为亲情的羁绊,就像我的好友童童。


作家王远成也是一位因为家人身体不得不离开上海回老家的人,但他表示,即便回去,也格格不入。


他说:


我回来的半年几乎没有跟父亲讲过话。因为他一直固执地觉得,那么多人在北上广打拼,有几个人拼成功了?还是回家乡做个公务员吧。

除了家人万年不变的老思想,你会发现生活过几十年的地方,你怎么也融入不进来了:

你找不到更合适的工作,以前的经验和能力没了用武之地;


你会发现,在老家,能力就是个屁,人际关系和家族势力基本就是一切;


最后所有人判断你是否成功的标准,就是公务员,家人最看重的就是你对家族的贡献,而不是个人的成就。

最不能接受的就是,你眼里大城市的好,在他们眼里只有拥挤和污染,甚至觉得你一切的坚持,你的不解亲情,只是为了那还算可观的收入。

逃离、逃回?

“只为证明我真切地活过”

逃离和逃回不止是一个时代的困扰,它是个周而复始的更替。


早在2011年就有“逃离”浪潮,后来2014年马年春节前后,“重回北上广深”成了新的潮流。

2017年又有震撼我们的两次逃离北上广的大型活动,很难预料,不久之后是否形成“再次逃回”的群体性选择。

显然,无论去留,我们在大城市、小城市之间比较和取舍,从而带来的人群往返的潮汐,凸显的是一代城市谋生者安全感的缺乏、“无根”的困惑。

就像每个人内心都会疑惑的归属感,何处为家?


内心没有方向的人,哪里都不是家,去哪里前方都没有动力,都是逃离。

《南方周末》更是在一期“逃离北上广”的专题中写道:


在他们对城市做出选择的背面,是城市对他们的选择:北上广抑或是小城市,都拒绝这批经济上以及心灵上均处于无根状态的人。


所以去还是留,走还是守,都要有自己的目标和方向,不要因为无法忍受而逃离,做一个生命有方向的人,走向哪里都是追寻。

而旁观者们,请不要嘲笑年轻人的盲目和“瞎折腾”,生而为人,选择自己更向往的居住地是无可指责的权利。

记得《死亡诗社》这部电影里,一群年轻人为了找回自己最本真的渴望,躲在山岩里念:


我步入丛林,因为我希望活得深刻,吸取生命中所有的精华,把非生命的一切都击溃,以免当我生命终结时,发现自己从没有活过。

卢梭更是说“大多数人都生活在平静的绝望中”。


在父母的安排下我们有了工作,有了爱人,有了孩子,但不快乐,为什么?


因为这样的成败与你无关,是父母的,你是你生活的旁观者。


来往于北上广的我们不就是怕这样吗?用努力和思考,挣扎着提醒自己“嗨,你要做自己的主人啊。”

你要拼尽全力在年轻的时候给自己足够多的机会,创造更多的可能。

你要改变心态,要增长才干,积累阅历啊,这样你才有得选。

这样已足够。

你会离开北上广吗?

本文由LinkedIn原创,作者小女贼,假正经的文青,半吊子写手,生命不止,折腾不止的假想流浪追求者。微信公众号小女贼的胡言乱语(id:xnz-912)。

本文图片来自视觉中国、影视截图和原作者。为非商业用途使用,如因版权等有疑问,请于本文刊发30日内联系LinkedIn。

LinkedIn欢迎各类广告品牌合作,发邮件至wechateam@linkedin.com获取更多信息。

©2018 领英 保留所有权利

您感兴趣的

Comments are closed.